国有矿山贱卖真相:核心资产已被转让_主页

地方资讯当前位置: 主页 > 地方资讯 >

国有矿山贱卖真相:核心资产已被转让
更新时间:2021-07-21
 

  ·首页新闻中心宏观经济产业市场时尚生活CE读书环球媒体管理学院中经论坛短信经济学人

  中国经济网宏观经济国内报道产业经济产业评析

  一方面出价很高,并愿意承担所有债务、职工及历史遗留问题;另一方面出价很低,而且还甩开了所有的包袱,但是东北的一家国有煤矿,却是“价低者得”:“秘密”协议中同时存在一些匪夷所思的条款,其中玄机何在?

  2005年5月,吉林省政府主办了“2005中国吉林国有工业企业产权转让暨项目招商大会”,包括白山市新宇煤矿在内的100家企业,被列入转让名单。转让名单注明:新宇煤矿资产总额8942万元,可变现资产3600万元。

  但令竞标者没有想到的是,早在招商大会召开前4个月,新宇煤矿的骨干井——马当井,已经作价2518万元,协议转让给了另外两家公司——中产经投资有限公司和中源能源工程有限公司(中源能源法定代表人李宝忠时任中产经副总裁)。

  2004年11月30日,199名新宇煤矿职工白山市政府有关部门,要求通过职工重组来实施新宇煤矿的股份制改造。他们提出,将联合原承包人顾守孝,共同筹资3500万元购买马当井,并承担所有债务、负责所有职工安置、处理企业所有遗留问题。

  两个月之后,即2005年1月27日,就在新宇煤矿职工们等待答复的时候,白山市煤炭局(甲方)和中产经(丙方)、中源能源(丁方)签订了《马当井整体资产转让协议》。转让价格为2518万元,且不承担原有债务、不解决企业遗留问题,也不负责职工安置。

  “为建设马当井,新宇煤矿投资了4000多万元,后来的承包人又投入了近千万元的设备,为什么评估价格这么低?”在新宇煤矿工作了30多年的老职工杨春友认为,这一评估价格,按照正常逻辑“很难理解”。

  2001年5月,刚刚竣工一年的马当井因煤炭市场低迷、产品大量积压被迫停产。一个月后,新宇煤矿将马当井租赁给吉林省能源经济开发有限公司,当时马当井的账面资产是33,055,259.28元。经过了3年多的建设,资产却缩水近700万元。

  而实际上,在《马当井整体资产转让协议》中,转让标的不仅包括马当井地上、地下全部(包括原承包方所投入的有效资产)资产,还包括:马当井拥有的全部采矿权;马当井以北6至12线的勘探成果和开发建设权;在同等条件下,享有马当井以北12至30线探矿权、采矿权的优先权。

  也就是说,中产经和中源能源以2518万元的价格,不但购得了马当矿井的全部资产和采矿权,还预先拥有了国家尚未批准开发地区的勘探成果和开发建设权(6至12线)。看起来“于法无据”的是,就连原承包人投入的资产,也在所有者并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整体转让”。

  “于法有据”的评估和转让价格,却没有回答一个最简单的问题:为什么就在企业职工出价3500万元,承诺承担所有遗留债务、人员问题的时候,有关部门却以2518万元的价格,且不承担任何责任地将马当井转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