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新政倒逼企业转型 职业教育站上风口_主页

新闻中心当前位置: 主页 > 新闻中心 >

双减新政倒逼企业转型 职业教育站上风口
更新时间:2021-08-02
 

  双减政策出台后,教育个股哀鸿遍野。在这背后,一向嗅觉灵敏的机构早已在其他赛道加速跑马圈地。业务受到政策制约的校外培训机构也快速调整航向,在政策出台还未满一周时便谋定业务转型方向。就这样,教育板块中的第二大赛道——职业教育,站上了风口。

  只有永恒的教育,没有永恒的风口。上周末,中办国办联合下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简称“双减政策”)后,K12教育赛道立刻从香饽饽变成烫手山芋,教育板块二级市场哀鸿遍野,好未来、新东方在线、瑞思学科英语等个股两天内直接腰斩。

  双减政策的出台,直接影响义务教育学科培训(简称“K12教育”)的业务开展和资本运作。业内人士分析,这将直接影响相关企业90%的业务收入。

  机构纷纷下调相关个股的评级。摩根大通将新东方目标价从19美元下调至3.5美元,将高途的目标价从37美元降至3.5美元,将目标价从70美元调低至7.6美元。里昂证券则预测和的营收将分别下降80%和60%。中金公司也大幅下调、好未来、等上市公司的股价预期。

  面对政策收紧,相关企业快速调整航向。一众K12培训机构纷纷宣布转型方向,准备开拓职业教育、素质教育、校外托管、互联网教育等赛道。其中,职业教育、在线教育成为最热门的选择。

  好未来发布轻舟品牌,宣布进军职业教育领域,发力考研、语言培训、留学三大业务。教育表示将加大职业教育投入力度,包括语言培训、大学生考试、财经、公考、教资、留学、管理、医疗等多类型职业教育业务。学大教育表示计划探索职业教育领域。21世纪教育宣称将继续保持以职业教育发展为主线的多元化战略。科德教育成立投资公司,进一步加快在职业教育和素质教育领域的布局。

  国信证券研究报告指出,对于已上市的校外培训企业,凭借现有品牌知名度和影响力,利用渠道、人力、网点、研发体系等资源全面加速转型兴趣类或成人教育等赛道,可能是维持上市主体合法地位的必然选择。

  资本的嗅觉向来灵敏,已经悄悄加速在职业教育赛道上的跑马圈地。公开资料显示,红杉资本、经纬中国、腾讯投资等投资机构频繁加码职业教育赛道。

  腾讯系运作频频。7月22日,腾讯教育与中公教育在腾讯北京总部大楼举行了战略合作签约仪式,双方表示将在产学合作、云计算、内部协同、用户连接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联手探索创新人才培养模式,共育符合产业转型升级需求的复合型、应用型创新人才。

  在此之前,腾讯投资分别投资了企业内训平台“云课堂”和“魔学院”、IT人才培训机构“思博网络”、在线职业教育公司“秒可职场”、财经教育机构“高顿教育”及职业培训和咨询服务平台“职问”。

  除腾讯投资等机构外,职业教育赛道的投融资方面屡传战报。7月20日,成都伯乐智才科技有限公司宣布获得RKK Fund和国毅医疗集团旗下基金“蜀阳资本”数千万Pre-A轮投资,双方就产业人才引进输送与职前培训达成深度战略合作。

  再往前,7月12日,职业教育赛道一口气公布了3起投融资事件:创新职业教育平台“职问”宣布完成2000万元A3轮融资,由智联招聘领投,网易、汉能及创始人等跟投;在线职业教育品牌“开课吧”宣布完成6亿元B1轮融资;企业移动学习平台“魔学院”完成A+轮近亿元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领投,钟鼎资本跟投。

  上市公司也不甘示弱。民生教育分别在5月份、6月份收购电大在线%股权、广东民生在线%股权;新高教集团5月份花费 6400万元进一步收购了嵩明新巨剩余10%股权,收购完成后持有主要从事职业高等教育和中职教育的广西学校全部股权。

  事实上,自今年上半年校外辅导从严监管之后,K12教育在资本市场已经跌落神坛,职业教育迅速走红。

  据CV Source投中数据,今年1月至6月30日,在线亿资金流向了职业教育。其中,粉笔教育、云学堂、尔湾科技、开课吧分别获得3.9亿美元(约合25.24亿元人民币)、1.9亿美元(约合12.43亿元人民币)、近亿美元、6亿元人民币巨额融资。

  站在职业教育新蓝海的风口上,企业数量和市场规模不断增加。据艾媒咨询数据,截至2021年5月底,我国职业培训机构存续总量已超16万家。

  另据德勤《迈向教育十四五》数据,2020年我国职业教育市场规模达1.24万亿元,占总教育规模的40%,线上职业教育的市场规模达4980亿元,成为仅次于K12教育的第二大教育市场。

  Mob研究院发布的《2020中国职业教育行业白皮书》显示,在职业教育行业竞争图谱中,公考培训、财会培训、IT培训占比较大,而25~34岁的用户群体占比接近五成,其次是18~24岁。按照城市分布情况来看,职业教育用户人群主要来自经济发达城市,主要是一线、新一线城市用户,他们选择职业培训的动力是大城市的竞争压力。

  6月30日,人社部印发《“技能中国行动”实施方案》,将在“十四五”期间组织实施“技能中国行动”,以培养高技能人才、能工巧匠、大国工匠为先导,带动技能人才发展。

  6月7日,《职业教育法(修订草案)》初次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审议, 这是自1996年颁布施行以来的首次大修,强调“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推动培养数以亿计的高素质技术技能人才”。

  5月份,修订后的《民办教育促进法实施条例》正式发布,新增了多条支持民办职业教育的条例,鼓励企业举办或者参与举办民办职业教育。值得注意的是,其并未对民办高教外延并购提出限制,且维持对公开、公平、公允的关联交易的开放态度,专升本、高职扩招政策延续。这便意味着,前期影响高教、职教板块的政策不利因素全部消除。

  近年来,国家高度重视职业教育。2019年,国务院印发《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强调要把职业教育摆在教育改革创新和经济社会发展中更加突出的位置,要经过5~10年左右时间,大幅提升新时代职业教育现代化水平。

  在政策的不断加码之下,各地政府纷纷投入真金白银支持。例如深圳市,计划到2022年累计投入100亿元支持职业教育发展,形成中职、高职、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一体化协同发展机制,到2025年,2~3所职业学校和10~15个专业群进入世界一流行列。

  申港证券研究报告表示,职业教育的相关政策利好仍在释放。未来在建设制造强国、质量强国、技能中国的战略下,中国的职业教育将在时代需求与政策红利下蓬勃发展。